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伊海军: 纵情大自然 逍遥笔墨间
2021-11-04 09:13:43 41
  • 收藏
  • 管理

    认识伊海军先生源于他的工笔狮虎,熟悉伊海军先生源于他的具有辽西田园生活的山水和花鸟画。在他的工作室、茶室、酒桌旁,我们谈论更多的并不是他扬名关东大地的 “破笔丝毛”工笔虎,而是他风格迥异的具有乡愁情怀的田园画作。从浅绛到青绿,从工笔到写意,从积墨到泼彩……他总能声色并茂侃侃而谈,俨然是一位乐山乐水,采菊东篱的丹青妙手,纵情在青山绿水、旷野田园间。

    伊海军是一位非常聪明勤奋的实力派画家。他师出名门一族,工笔狮虎喜得冯大中一门精髓,山水画得益于宋雨桂点拨启迪,后又研习张大千泼墨山水和宋人范宽山石点皴和积墨法。他悟性极高,善于汲古纳新,融会贯通,为我所用。在花鸟与山水间泼墨纵横,展现出亦实亦虚,亦真亦幻的艺术魅力。

    他用笔苍劲老辣,节奏明快;明暗质感鲜活,着色淡雅清秀。特别是表现辽西田园风貌的《守望》、《迎春》、《家园》等系列经典作品,都富有极强的人文色彩和乡土情怀,在创作中他恪守传统,追求大野苍茫,雄浑幽深的意境。他创作的《守望》,取材于辽西农村,通过画面再现辽西乡村改革开放后严冬的真实场景。作品主题鲜明,一堆堆高高的秫秸暗示着这是一个丰收年,而这场冬雪具有瑞雪兆丰年之意,家犬守望着家园,倾听春的音讯,为新的一年带来更多的期盼。在表现手法上,他秉承古人花鸟笔墨,融入当代乡愁情怀。

    伊海军善于画“雪”,而且,他的手法也变化多样,挤留染并用,浑厚滋润、摄人心魂。留给读者的感受是,严冬不寒,透着融融的暖……在《守望》这幅作品中,画家把秫秸剁作为主体,覆盖了皑皑白雪,反复用双钩法刻画了一堆堆玉米秸秆剁,纵横错落,绵绵幽深,婉转的曲线与劲挺的直线交映生辉,变化丰富多彩,无不展现出画家对笔墨娴熟的驾驭能力。画面宽博幽深,气势厚重沉着,成功刻画出辽西古拙敦厚的家园风貌。

    伊海军精于工笔动物。他的这一娴熟技法在《守望》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他用赭石和藤黄以破笔丝毛法画出家犬的黄毛部分,眼睛、鼻部和嘴巴用勾线笔蘸淡墨勾勒皴染留白,明暗对比强烈,家犬的神态活灵活现,丝丝毛发精细入微,体现了个体生命的自由,讴歌了辽西乡村生活的安闲静美、恬静温馨。

    写尽青山求天趣,悟得云开神韵来。伊海军出生在北票大凌河畔的一个小山村,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给他的童年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记忆。辽西的高山厚土,山川庙宇激发了他创作的欲望。朝阳是一座佛教古都,朝阳凤凰山供奉着释迦牟尼佛和锭光佛“两佛”真身舍利。目前有据可查的大小寺庙近300座,其中,仅双塔和龙城两区就有42座。如何通过笔墨来表现家乡这些独特人文景观呢?他从泼墨大师张大千那里找到了突破口。他用一种抽象的墨彩交融手法营造一种虚幻玄奥,斑斓渊穆的意境。

    伊海军经常到家乡的山川、乡野、寺庙写生,重新感受这方水土的民俗民生。他把写生作品进行抽象取舍,只留其骨,不见其形。挥毫泼墨间,浓淡干焦、红绿黄蓝跃然纸上,通过反复迭加皴擦点染,交映生辉。创作中,他把自己的主观情绪和个体体验完全融入在流动的墨彩之中。随彩得韵,随墨聚形。其山是抽象的,其云是雾化的,每一色块都在似与不似之间。欣赏这些作品,就如同阅读一首优美的朦胧诗,给读者以无限美好的想象空间……

    《圣境》是伊海军泼墨山水里最常见的主题。在这一主题系列作品中,伊海军充分展示了他的浪漫画风,行墨豪放肆意,皴擦泼洒并用,色彩以花青、三绿和硃磦为主,凸显画面厚重古拙、雄浑苍劲。作者在抽象山体中,尽量保留几处具有标志性的原生态物象,诠释自己对这片土地抹不去的记忆和深沉的挚爱。那些错落的白塔虽很孤立,却不显得重复凌乱,天地融合,恰似座落彩云间。作者对这些白塔采用写实的手法,劲瘦的线条,或明或暗的对比,半掩半露的造型,为画面平添了一抹亮色,再现艺术的本真。那一轮冉冉升起的旭日和隐隐约约的小船、告诉读者这是一个风景秀丽的人间仙境,更是善男信女朝圣的地方。虚虚实实,美轮美奂,使得如真似幻的抽象造型与客观的大自然景观有机完美结合,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的震撼。

    半溪流水绿,千树桃花红。野渡燕穿杨柳雨,芳池鱼戏芰荷风。伊海军内心深处始终藏着一个美丽的梦,展开画卷,梦露笔端,触景造意,取景造象,那五彩斑斓、华滋缥缈的美景,完成了从激情、诗意到视觉的和谐统一。这不正是每位艺术家穷极一生追求突破表象,登上精神的玄远之境,去创造一个不可穷尽的真情艺术世界的美好夙愿吗?

    孔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伊海军生在凌河畔,长在凤山下,他对圣人的哲理多有体悟,对家乡的山水情有独钟,特别是对浅绛山水“动”与“静”关系处理有自己的独特见解。纵观近期尹海军浅绛山水,素雅静淡,透彻明快,线条沉稳,布局雄厚。

    伊海军遵古法习当下,在用笔皴擦点染上都留下了黄公望、宋雨桂的墨痕。黄公望在《写山水诀》中说道:小树大树,一偃一仰,向背浓淡,各不相犯。繁处间疏处,须要得中,若画得纯熟,自然笔法出现。伊海军浅绛山水作品亮点之一是树木。他的树木用笔变化丰富,构图奇妙多姿。有的高耸入云遮天蔽日,有的如蛟龙入海叹为观止,有的如万马奔腾松涛阵阵……一会儿秃笔蘸焦墨中锋戳纸,一会儿侧锋淡墨刷纸,一会儿浓墨逆锋顶纸。在《夏山雨霁》这幅作品中,杂树线条明快,顾盼生姿,雨后树木生机勃发,山峦对峙,云雾氤氲,参差房舍时隐时现,给人以“雨后山村云雾绕,青山绿水万树娇”的怡人胜景。

    古法用笔,以意造境。伊海军善于观察,勤于思考,得之于心,运之于笔。如何表现家乡高山厚土,小桥流水的诗意生活,伊海军清醒的认识到,仅仅靠自己现有的笔墨功力是做不到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从陶渊明和王维的田园诗词中找到了答案:以意造境。“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那飞扬的笔墨,葱茂的山林,虚实相生,相得益彰;那孱孱的小溪,幽深的石板路,遥相呼应,缠绕到山的另一端。得山之势,得田园之气,得水之灵性。心于山同,于水交融。好一派田园风光,好一幅深山《雅居图》。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诚然,在有些同行眼里,伊海军的某些作品还略显稚气,缺乏老辣。也许正是这些“不足”,造就了他作品的独特性和缺憾美。笔者相信,只要秉承自己的画风,纵情大自然,逍遥浅绛泼彩间,你终将会举杯相邀,浅笑花丛……


    上一页:没有了 下一页:我眼中的忠全先生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