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客服,欢迎咨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云岭骄子故事·李自禄】 鞠躬尽瘁为三农
2019-07-12 10:38:17 763
  • 收藏
  • 管理

    2009年春节过后,昆明市团结镇龙潭小村的一片荒岭在骄阳的炙烤下蒸腾着热气。

    山岭在炎炎午后显得格外静寂。一位74岁的白眉老人,身穿一件蓝布衣,脚裹一双解放鞋,头顶着烈日,脚踏着泥沙,手举着锄头,躬身弯腰在开垦着荒地。明晃晃的太阳照在那蜡黄且布满皱纹的脸上,映出了他沧桑却坚毅的面庞。他挥动着锄把,汗珠顺着斑白的鬓角落进了刨开的沙土里。

    这是一片2500亩的荒地,老人要在这里建起集旅游观光、休闲养生与现代化生态农业生产为一体的现代农业观光园。

    要将2500亩荒地变为蕴含着高科技,融生产性、生活性和生态性于一体的高质高效农业园,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都是件难事,对于一位74岁高龄的老人而言就更难了。

    老人的儿女劝他:“爸爸,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苦了一辈子,就在家歇歇吧。”

    他却摇摇头,摆摆手,倔强地说:“歇着?不可能!我就是喜欢农业,也不服老,我还要为农业做很多事的哩。”

    这位老人,就是曾被评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全国优秀教师,获1997年度中华农科教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被农业部副部长夸赞为“鞠躬尽瘁为三农”的农业科学家、原昆明市农校校长李自禄。

    他参加过4个国家级课题研究,出版过4本专著,撰写过150多篇论文,输送了4万多学生。

    他的业绩被收入《共和国英才的摇篮》、《中国农林牧专家辞典》、《云南专家学者辞典》等辞书。

    他有过奋斗,也有过牺牲;经历过光辉岁月,也遭遇过荆棘坎坷;曾在一帆风顺中成长,也在重重挫折中锤炼。无论再大的风浪向他袭来,他对农业科学孜孜不倦的不懈追求却始终未变。

    六十年前,他立下一个誓言:要学农、爱农、一辈子为农。为了这个誓言,直至今天,78岁高龄的他仍然坚守在农业的舞台上。

    他在科学的海洋探求真知,一生默默传递着知识的薪火。

    他把汗水和智慧化为阳光,照亮农业发展前进的道路。

    他像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马,耄耋之年,仍然只专注于田畴,在实现“探索农民增收的新路子,做农民富裕的得力助手”的晚年理想道路上迈着踏石有印的步伐。

    50年代云大农科系尖子生的他,为了父母的嘱托和

    老师的期望,立志将一生都献给国家农业事业

    1953年,全国统一高考制度实行的第二年,李自禄参加了考试。

    从小学到中学,因读书用功,成绩优异而多次跳级的他自信满满地走进考场,立志要考取清华大学机械工业专业,将来做一位像钱三强一样的专家,为祖国原子能事业奋斗终生,光耀门楣。

    几个月后,《人民日报》公示了当年考上大学的学生名单。李自禄拿着报纸仔仔细细端详了数遍,发现名单上有两个“李自禄”,一个录取在北京某高校,但非清华,另一个则录取在云南大学农科系。这两个“李自禄”,究竟哪一个是自己?他在心中暗暗思量,如果去学农就糟糕了,因为自己本就是四川西充县贫困山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的孩子,如果学农还是跳不出农村的圈子。几天后,通知书来了,他打开一看果然是云南大学农科系。

    他丧气极了,固执地对家里人说:“我不去读,明年接着考!”

    不料,这一决定却遭来全家人的反对。

    父母含着泪对他说:“你不想学农,这是忘本,全家人省吃省穿送你读书,就是能让你将来有本事把田种好,为农民做点好事。”

    老父亲拉着他的手说:“农民的儿子应该为农民着想,为农民增收办好事才对……”

    热血涌上了李自禄的脸,为了父母沉甸甸的嘱托,为了世世代代耕种的土地,他最终下定决心要学农、爱农、一辈子为农。

    自此,李自禄的命运便与“三农”紧紧拴在了一起。

    既然坚定了学农的理想,就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地学。在云南大学农学院,好学、肯钻研的李自禄深受老教授们的喜爱,更深得校长李广田的欣赏。他被学校指定为农学班的班长,教授们周末外出考察都会带着他一起去,期间,还有幸跟随全国水稻专家、农学院教授朱宝础参加了全国水稻大会,大开眼界。

    生物遗传学家、云南大学生物系系主任郭文明教授上的生物遗传学课,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把他引向了农业科学研究的领域。在郭教授的课堂上,他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科学技术在农业发展进程中所起到的关键作用,他恍若看到了未来农业发展的希望。

    郭教授对待科学认真、严谨、负责的态度更是深深打动了李自禄,他暗下决心,将来也要成为像郭教授那样的专家。而郭教授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得意门生,并有心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做自己在生物遗传学研究上的接班人。

    当时,李自禄和农学院的同学们组建了科研小组,他担任组长,组织大伙搞科技活动,上课之余,就带着十几个同学在农场里进行小麦和鹅冠草的杂交试验。只见试验田里,一个年轻的小伙一边俯下身子观察着杂交植株,一边手握钢笔仔细地记录着试验数据,一脸的严谨,周围一群和他同样年龄的青春学子正向他报送着一个个数据,他泛黄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数字。1955年,一篇题为《禾本科植物的远缘杂交》的科学报告在农学院引起了较大反响,并在云南大学《科技简讯》上刊登了出来。一时间,李自禄成为了大学生中的“科技先锋”。同年54日,《云南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文章《把青春和智慧献给社会主义》,报道了他的先进事迹。这就更加坚定了他学农、爱农的思想。立志大学毕业后一定要争取走进农业战线,一心一意为国家的农业事业做实事。

    1957年,临近毕业时,李自禄立下了誓言:毕业不回四川,留在云南为边疆农业的发展干一辈子。

    为了这个誓言,几十年来,李自禄走过了一条光荣而布满荆棘的道路。

    38年农科教学生涯,变后进学校为先进,

    培育学生4万人,荣获全国“4块金牌”

    大学毕业后,成绩优异的李自禄被分配到了云南省农业厅工作。当时农村的现实情况让他看到中国的农业是弱势产业,中国的农村是弱势地区,中国的农民是弱势群体,广大农民的文化科学素质较低,要想实现当初自己以兴农为己任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再也坐不住了,觉得与其坐在行政办公室里每天忧心忡忡,还不如到基层去实实在在为农业发展做些事情。

    农业要发展,农民是关键,培养一批有真才实学的农业科技人才是重中之重。于是,他将自己的奋斗目标锁定为培养农业实用人才。

    1958年,机会来临了。省政府要把原来的昆华农校下放到文山,成立文山州农校,凭借扎实的农科知识功底,李自禄得以到该校任教。怀着满腔热情,这个23岁的年轻人走上了农业教育的讲台,尽管当时的工作条件极其艰苦,但他丝毫不觉得累,还对这个教学机会倍加珍惜,投入了百倍的精力,短时间内就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很快就被提拔为副校长。在文山州农校的二十多年,李自禄经历了艰苦的磨炼,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和教学实践经验。这为他日后的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81年,一纸调令将李自禄又要回了昆明,曾任文山地委书记,时任昆明市委书记的李原看重他这个人才,欲将其调到昆明市农委粮作处工作。孰料,他与农业教学的缘分依然未断,当时昆明市农校缺一个校长,有着丰富教学和管理经验的李自禄被调到了那里,续写其从教生涯。

    到昆明市农校工作,李自禄可谓是受命于危难之际。当时学校发展举步维艰,在全国376所农校中排名倒数第一,且生源枯竭,全校有36名教师,却只有36名学生,偌大个学校仅有一个班级,几乎面临断炊的危机。

    改革势在必行,如不改革,这样的学校还怎样生存下去?

    他立下誓言:“苦干三五年,干出成绩,感动上帝。”

    什么算干出成绩?他定下了目标:要将昆明市农校变倒数第一为全国前五。

    他提出了“以专业求生存,以质量求发展”的口号。结合实际,开设了园艺专业,面向全省招生。且向省农业厅厅长立下了军令状:“一定干好,干不好就辞职。”

    生源扩大了,学生集群而来,可专业老师没有了,怎么办?

    没有老师,他一个人顶着干。“遗传育种”、“花卉栽培”、“经济作物栽培”、“园林规划设计”、“园林管理概论”……五六门课程一个人同时开,白天晚上外加周末都在上课,有时,一周课时竟可达到90节以上,完全是超重负荷工作。

    没有教材,他自己编写,别人都睡觉了,他还坐在灯下奋笔疾书,写成了20多门主课教材,有的还被列为全省农业中专正式教材。

    有人说他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为了学校的发展,豁出了命。

    可这只是改革的第一步,他还主张改变“课堂种田,黑板收割”的教学模式,将学生放到实验田里去学习。提出要培养“会说、会干、会写、会算,会组织发动群众的合格毕业生”。

    可是,14.5亩的校园,根本挤不出空间作为实验田怎么办?向生产队征地!没有征地费怎么办?用实际行动感动农民,学校和生产队联合办园艺场,用园艺场的收入还清土地征用费。

    与科研单位联合做课题研究,为学生提供演习书本知识的园地。

    45户农户结对为科技联系户,让学生真切接触农村,了解农民。

    ……

    一系列具有开创意义的改革推动了学校的发展,曾经的倒数第一一跃为全国第四,李自禄实现了当初的承诺!“当时分别为第一、第二、第三名的是北京、上海、苏州的农校。北京是祖国的首都,上海是我国的第一大城市,苏州不用提大家都知道,这些大城市农校的发展本身就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那种条件下,昆明农校能并列在这三个城市的农校之后,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谈起当初昆明农校的创业历程,李自禄仍倍感自豪。

    因其在农业教育战线突出的贡献,1989年李自禄被国家农业部评为全国中等农业学校优秀教育工作者,被省政府评为云南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业技术人才,被昆明市委市政府授予优秀教师荣誉称号。所著《农村村公所干部培训教材》一书还荣获昆明市19791993年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1989年被国家农业部评为全国中等农业学校优秀教育工作者之后,1990年,李自禄又被国家农业部、人事部授予全国农业劳动模范称号,时任国家副主席王震亲自给他颁奖;1991年被国家教育委员会、人事部评为全国优秀教师;1994年,被国家外国专家局评为回国后作出突出贡献的出国培训人员;1995年,因在教育事业中做出的突出贡献,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4块金牌”的获得是对其教育、科研生涯的肯定,也更加坚定了他为农奉献一生的决心。

    在教育战线奋战了38年,李自禄教过大学本科、农业中专和各类培训班的学生达到4万多人。如今,不少学生走上了领导岗位,还有的成为了资产四亿的企业家,更多的则成为了全省知名的农业专家、高级农艺师、技术骨干。可谓是桃李满天下。




    78岁白发老人,扎根2500亩农业园,

    探索农民增收新路子,做农民致富的得力助手

    1998年,为农业教育奋斗了数十年的李自禄退休了,退休之后,他没有在家享受天伦之乐,而是选择继续为三农事业做些事情。

    他决定在农业战线上继续战斗20年,并给自己制定了退休后20年的工作计划:前10年到农业企业打工学习农业企业的运营管理经验,后10年创办自己的农业企业。

    家人劝他不要那么劳累,学生和朋友也劝他该歇歇了。可他觉得一个人想做点事业,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

    于是,昆明晨农集团、昆明华曦牧业集团等省内知名的农业公司里就多了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白天在各公司的生态园做技术指导,晚上则伏案做规划设计,10年下来,他在38家公司当顾问,学习了农业企业的经营管理经验,同时也积蓄了部分资金,为其后10年自办农业企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09年,74岁的李自禄成立了昆明惠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昆明西山区团结乡建起了2500亩的现代农业观光园,他把十年挣得的钱全部投入了进去,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

    说是创业,其实依然在为三农服务。

    李自禄建2500亩的现代农业观光园,目的是探索农民增收的新路子,做农民致富的得力助手。

    2500亩的荒山野地,水、电、路、餐厅、会议室、生产大棚、沼气池等七大基础设施全是他一个人带着几个工人自己建设。如今,2500亩荒山变成了瓜果遍地、鸡鸭成群,一片生机勃勃的现代科技农业园,种植蔬菜300余种,观赏瓜200余种,水果16种,还有各类珍惜奇特物种和野生菌,养殖家禽数千只,大河乌猪百数。

    果园、菜园、养殖场、观赏园……每一个角落无不闪耀着科技和智慧的火花。他对科学有着一种顽强的探索精神,这种精神从学生时代一直延续至今。瞧!果园里喷洒的独特的液体氨基酸肥、菜园里的有机蔬菜、养殖场内的生物发酵床、观赏园里运用生物遗传学培植的重达168.6公斤的云南第一大南瓜……点点滴滴都是他用心血、智慧和汗水浇灌出来的。看!园内姑娘和小伙们笑盈盈地采摘着成熟的瓜果,一片片、一筐筐、一车车的瓜果,一株株、一束束、一簇簇或绿、或红、或紫的色彩,与年轻姑娘和小伙子们的笑声连成一片,交相辉映,这一切,似乎在向人们讲述着融入科技的农业独有的魅力。

    缠缠绕绕的瓜蔓、郁郁葱葱的蔬菜、吱吱喔喔的鸡鸣……把他拴在了园子里,再也迈不开步。他每天就住在园子里,天刚蒙蒙亮就起床,在园子里要忙活一天,一双雨鞋,满身泥土,双手布满老茧,一点儿也看不出教授、知识分子的模样。作为2500亩观光园的园主,李自禄没有任何代步工具,进城时,要步行好几里地到团结镇去乘公交,他把钱节省下来,全都投到园子的建设和技术的引进上。

    他之所以这般投入,是希望把这个园子办成全省乃至全国的现代农业标准园,实现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商业化、产业化。他说:“农业就应该向着这五个方向去发展。”

    他秉持“创意农业、美的农业、观光农业”的理念,坚持“高科技、高文化、高艺术、高品味、高效益”的原则,把旅游观光、休闲养生与现代化生态农业生产有机结合,创园初年,即已实现当地农民年收入的三倍增长。

    2011年,中国老科协第三次服务“三农”工作经验交流会在昆明召开,与会领导和专家学者们参观了李自禄的现代农业观光园,大为感叹。听了李自禄关于“种植、养殖+观光+度假+休闲=都市型现代农业新模式”的解说后,大家极为赞同,全场掌声雷动。

    国家农业部领导当即赞其“鞠躬尽瘁为三农”。

    的确,李自禄为三农服务的丹心始终未曾改变。如今,这位78岁的白发老人在致力于农业标准园建设的同时,还牵头几十个公司发起成立云南省农业标准园建设协会和农民专业生产合作社,目的是集合“五股力量”来探讨农业发展问题,研究将来谁种田、怎样种好田的问题,甘当探索我国农业发展新路子的试金石。由于其在农业领域的权威性,其被选为中国老教授协会农业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据统计,现如今的农村,种地的主要有三种人,他们是农村妇女、留守儿童和老人,农村妇女比例最高,达61%。李自禄形象地将这支种田的队伍称为“386199部队”,他说:“38就是指农村妇女,61就是农村留守儿童,99就是村子里的老年人,这样的一群人怎么能种好田?还有我们的10076部队,一根扁担,两个粪桶,一把镰刀,一把锄头,这样的原始耕植方法,产量怎么能上得去?”说话时眼神中流露出一个农业科学家对农业发展前景的焦虑。在李自禄看来农业要发展,要进步,就要充实种田者的队伍,提高这支队伍的素质,摆脱传统小农经济思想和传统耕种模式。

    而这支队伍就需要有五股力量:一是政府的力量,政府能够提供政策导向和资金支持;二是科学家的力量,科学家能够提供技术和专业指导,还能培养农科人才;三是企业家的力量,企业家能够提供财力物力的支持,还能够帮助打开农产品的销售市场;四是农村基层干部,基层干部能够带动新农村建设;五是农民的力量,农民能够提供土地和劳动力。

    李自禄说:“农民要致富还是得回归土地,农村年轻人总不能一辈子在城里打工,我们致力打造农业标准园并希望在全省、全国推广,目的就是要把农业做成赚钱的行业,做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让农民回归土地。

    “鞠躬尽瘁为三农,丹心不改;满头白发为农生,雄心不变。”这就是李自禄这个78岁高龄老教授晚年生活的真实写照。


    上一页:杨海兰 微笑着向世界招手 下一页:中国书画院院士、著名画家——刘红芳
    
    全部评论(0)